数字报刊 : 阿坝日报汉文版 | 阿坝日报藏文版 | 四川民族教育报 | 往期数字报 |
第06版:阿坝日报

南风轻飏楝花飞

■徐晟

楝树,在家乡又叫“苦楝树”。根是苦的,叶是苦的,就连结出的果也是苦的。楝树木质疏松,做不得房梁,打不了嫁妆,更多的时候是砍做劈柴,或做几张小凳子闲坐。没有人去刻意种一棵楝树,也没有谁会给楝树修理施肥,但这并不妨碍楝树的生长。在家乡,房前屋后,山丘乱冈,只要有一片落脚的泥土,楝树就会扎下根去,平心静气茁壮成长,像极了朴实的乡民。

老屋门前,就有几棵又高又大的楝树。父亲拿它系牛,母亲在几棵楝树之间拉起绳子晾衣服,而我,喜欢像小猴子一样在楝树上爬上爬下“练功夫”。泡桐太滑,槐树有刺,老柳树皮糙,只有楝树,不滑不糙,树杈又多,最适合攀爬。所以我的童年,几乎是在楝树上“爬”大的。

春暖花开,我把饭碗端到外面,骑坐在楝树桠上吃饭,让那只爱啄我碗里饭的芦花大公鸡在树底下干着急;夏日炎炎,我在楝树的浓荫下系一条网兜当睡床,如水的蝉声从层层叠叠的枝叶间流淌下来,我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;最有意思的是秋天,楝树上结满圆溜溜的楝树枣,虽然不能放进嘴里当果子吃,但用来“打仗”却是很好的“武器”。楝树枣不大不小,砸在头上有点疼但不至于很痛。几个小伙伴各自爬上一棵楝树,摘下大把楝树枣对攻,如果砸中对方头部,定是一树欢快的笑声!

有一次我们正要“开战”,隔壁柱子哥和新媳妇从树下经过。我对小伙伴“黑皮”使了个眼色,“黑皮”会心一笑。我们偷偷摸出楝树枣,对准柱子哥媳妇头上同时扔去,“啪啪”两下,柱子哥媳妇“哎呀”一声捂住头。我们忍不住“噗嗤”笑出声来,柱子哥回头一看是我们捣鬼,骂一声作势来抓我们,我们早已“哧溜”滑下楝树,嘻嘻哈哈逃走了……

“桃花开,杏花败,楝子花开拔蒜薹。”暮春时节,绿肥红瘦。桃树、杏树叶底已挂出小青果了,楝树才慢吞吞长出对开的椭圆嫩叶,如旧式女子对袄上盘着的纽扣,羞羞怯怯锁着春梦。几场雨后,楝树好像突然醒来,密密匝匝的枝叶间,吐出团团簇簇紫白相间的碎花,挤挤挨挨,缀满枝头,仿佛把蕴藏了一个冬天的力量,全都释放着出来,花期绵延一个月左右。

楝树浑身是苦的,但开出来的花却芬芳扑鼻。微风轻拂,花香四溢,整个村庄仿佛都熏染了楝花的气息。忙碌的农人,放慢了匆匆的脚步,抬头望一眼满树的楝花,紧皱的眉头也瞬间舒展。

楝花花型小,颜色淡。不张扬,不娇气。安静而素雅,温婉而古典,像蓝花布衫的村姑,像宋词中款款走出的女子。

“青青蚕豆种宜稀,颗粒圆匀英正肥。野老更传倭豆熟,南风轻飏楝花飞。”不知不觉中,春已归去,夏已浅浅。南风轻飏,楝花纷飞。楝树,在村庄的宁静与祥和中,等待下一次花开……

中共阿坝州委机关报 阿坝日报社出版
总编辑:何君 副总编辑:刘树刚 华文军 克波 杨刚
阿坝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  蜀ICP备05005001号  违法和不良信息、虚假新闻举报:0837-2828785

2020-05-22 5 5 阿坝日报 c111314.html 1 南风轻飏楝花飞 /enpproperty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