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字报刊 : 阿坝日报汉文版 | 阿坝日报藏文版 | 四川民族教育报 | 往期数字报 |
第06版:阿坝日报

让子弹长着眼

■苗文金

“日落西山红霞飞/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/胸前的红花映彩霞/愉快的歌声满天飞”,每当《打靶归来》旋律响起时,脑海中情不自禁会浮现手握钢枪的那些日子。

入伍后有一段时间,我们不是走队列、背条令,就是练擒敌拳、扔手榴弹,可每个人内心都渴望能摸到钢枪。军装配上钢枪才是士兵。星转斗移,日子盼来了。新兵要训练战术,人手一支枪。乌黑的铁家伙,沉甸甸的。班长说,枪是军人的第二生命,在战场上枪和军人是生死相托的战友。训场如战场,要做到“人不离枪,枪不离人”。自此,我们和枪如影随形,寸步不离。走路时扛着,跑步时背着,休息时抱着,训练时握着,甚至上厕所都要带着……枪在士兵眼里如同襁褓中的婴儿,含在口里怕化了,捧在手里怕摔了。假如有人下枪着地重了些,班长肯定会劈头盖脸一顿凶。

而枪在新兵眼里,一度被视为累赘。比如说3000米跑,徒手跑下来已很勉强,再加件七八斤重的铁家伙,无意是赶鸭子上架——难为人。刚迈开步子,旋即停下,因为枪带未勒紧,枪身砸得腰背吃痛。整好,脚下刚生起风,枪带过紧,胸压大石般。有心摘下撇到路沟中,可又不能,身在“战场”扔下武器,等于是束手待毙。谁想当俘虏?想到这层,只能梗着脖子,甩开步子往前冲。

我最不喜欢训练战术。“匍匐前进!”我手脚并用往前爬,右手携枪,一个又一个回合,虎口发酸,胳膊无力,随着身躯扭动,钢枪变成烧火棍,不慎破了手皮。“流血流汗不流泪,掉皮掉肉不掉队”,越是这时,越能考验人的毅力。冲啊,前进!咬着牙关,把对枪的恨和怨化成征服伤痛的勇气。

冬天的靶场,寸草不生,黄沙盖地,一阵狂风,隐天蔽日,任你捂头盖脸,难逃风卷。班长手持秒表,我们在泥沙窝里摸爬滚打,一趟趟下来,头、脸、衣服、鞋子、袜子全是沙尘。手中锃明的钢枪,布满一层灰沙,我们见此拉长了脸,因为擦拭武器要比训练复杂得多。军械员鹰般的眼睛,并不好糊弄,大家多次领教过他鸡蛋里挑骨头的功夫。他时常告诫我们,爱护枪要像爱护眼睛一样,这样,上了战场它就会让子弹长上眼,弹无虚发。

钢枪要擦,射击要练。掌握了瞄准点、准星、缺口三点合成一条直线的要领,便会百发百中。可真上了射击台,枪响靶子没落,我捞了个“大鸭蛋”,全排一片哗然。我是公认瞄得好的兵,竟然跑了靶。当然我受到了百米冲刺、百米蛙跳、百米鸭子步、百米匍匐前进的“特殊待遇”,可仍未找到症结所在。再次实弹射击时,班长充当我的安全员,帮我搞清了一枪不中的原因。原来我过于紧张,攥枪用力过大,同时呼吸起伏不定,致使枪身晃动,子弹偏道上不了靶。“身体放松,屏住呼吸……”,在班长指导下,我枪枪命靶,每次成绩都在良好以上。正如有位伟人所说,“枪是不会自己射出子弹的,需要有勇敢的心和强有力的手,因此,赢得战斗胜利的是人而不是枪”。

“过得硬的思想红彤彤/过得硬的子弹长着眼/过得硬的刺刀血染红……过得硬的战士样样红”,歌声萦绕耳边,我仿佛又回到火热的军营,趴在射击台上,枪声四起,子弹忽啸而出,靶子脱落……胸前戴上美丽的红花。

中共阿坝州委机关报 阿坝日报社出版
总编辑:何君 副总编辑:刘树刚 华文军 克波 杨刚
阿坝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  蜀ICP备05005001号  违法和不良信息、虚假新闻举报:0837-2828785

2020-07-31 5 5 阿坝日报 c118029.html 1 让子弹长着眼 /enpproperty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