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字报刊 : 阿坝日报汉文版 | 阿坝日报藏文版 | 四川民族教育报 | 往期数字报 |
第06版:阿坝日报

舅舅的志愿军故事

■邓训晶

今年10月,是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的日子,勾起了我对舅舅的怀念,可惜当过志愿军的舅舅已去世多年。

1950年,朝鲜战争爆发,战火烧到了我国东北大门口。全中国有志儿郎踊跃当兵,舅舅参加了志愿军,雄赳赳,气昂昂,跨过鸭绿江,保家卫国来到了朝鲜战场。读过几年私塾的舅舅,在营部当了文书。

舅舅跟我讲过许多有关朝鲜战争的故事。他说,有一次,他们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以后,靠在战壕边检查枪支弹药。美军的飞机来了,这次扔下的不是弹药而是一张张传单。上面写道“中国人,朝鲜地,苏联造的破武器。”很多战士不识字,舅舅念给他们听。大家听了哈哈大笑,撕碎了扔向天空,像天女散花一般。

还有一次,舅舅他们几个战友到野外去方便,都抽着手指头粗的叶子烟,烟头火光一闪一闪的。他们刚刚离开不到5分钟,敌人的炮弹就成群结队而来。他们心里暗暗舒了口气,幸好离开得快,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。舅舅说,男子汉只能决战在沙场,怎能这样死去。从此,部队专门规定,吸烟只能在隐蔽的地方,不能无缘无故减少兵力。

舅舅所在的部队参加了历时43天的上甘岭战役,那是一场人类历史上都可以称为惨绝人寰的战役。43天里,联合军向上甘岭阵地倾泻了190万发炮弹,上甘岭主峰被削低2米。而志愿军打退了敌人650多次的进攻,取得了最后胜利。43天,上甘岭,看似冷冰冰的文字,可那是硝烟弥漫,弹片横飞的战场;是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,用青春和鲜血铸就的丰碑;是载入史册的,志愿军战士一生不能忘怀的记忆;是美国军人至今想不通,上甘岭为什么打不下来的原因。

上甘岭,为了给冲锋的战友开道,黄继光舍生忘死堵抢眼,那是血肉之躯啊;新战士胡修道,在战友都牺牲了的时候,一个人击退了敌人40多次冲锋,这是需要何等的机智和勇敢;通讯英雄牛保才,身负重伤,在生命最后的时刻,用身体接通电线,3分钟,传达命令的3分钟,保证了指挥联络畅通;蒋庆泉、于树昌“向我开炮”“向我开炮”,大义凛然,视死如归。邱少云、杨根思……青春在那一刻定格,生命在那一刻永恒,英雄形象在那一刻,让人们刻骨铭心。他们的事迹彪炳史册,他们在战火纷飞的战场上,用激越昂扬的斗志,留下不可磨灭的功勋。

舅舅跟我们讲这些战友的故事时,眼里常常含着泪花。上甘岭战役进行到第二阶段时,通讯线路经常被敌人炸坏,只有靠人员送信。有一次他和三个送弹药的战友一起,冒着枪林弹雨送去夺回阵地的命令。有一段敌人炮火封锁区,他们贴着地皮,匍匐,滚越,子弹在耳边“嗖嗖”地飞,多少次与子弹擦肩而过,终于把信送到了阵地,而送弹药的三位战友却牺牲了两位,他眼睁睁地看见他们倒在血泊中,痛不欲生。回来的路上,舅舅又累又饿,昏倒在冰天雪地里,冻坏了双脚,留下终生病痛。等他苏醒过来,炮声震天,他看见志愿军军旗在失而复得的阵地上高高飘扬。面对战争、死亡、流血,不曾流过一滴泪的舅舅,此时热泪滚滚。

我很崇拜舅舅,他在我心中是英雄。每次听舅舅讲这些英雄故事时,心灵的撞击和自豪感久久不能平静。经过战争洗礼的舅舅,在前线立过功,冻坏过腿,在冰天雪地里落下哮喘的病根,还不到60岁就去世了。

“为什么战旗美如画,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她;为什么大地春常在,英雄的生命开鲜花……”

中共阿坝州委机关报 阿坝日报社出版
总编辑:何君 副总编辑:刘树刚 华文军 克波 杨刚
阿坝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  蜀ICP备05005001号  违法和不良信息、虚假新闻举报:0837-2828785

2020-10-16 5 5 阿坝日报 c125246.html 1 舅舅的志愿军故事 /enpproperty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