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字报刊 : 阿坝日报汉文版 | 阿坝日报藏文版 | 四川民族教育报 | 往期数字报 |
第06版:阿坝日报

桂花糕 尝一口乡愁的味道

■许国华

丹桂飘香的时节,我回到了乡下老家。晒场上的两株桂花树已花满枝头,丝丝微风送来了缕缕幽香。我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温馨的画面,有个声音穿越时空在轻轻呼唤:“桂花糕,吃哉——”

我家的两株桂花,是西山移植过来的金桂,每当花开时节,一簇簇黄金粟般的花朵缀满了枝头,空气中弥漫着甜甜的清香,惹得左邻右舍循香而来。此时的桂花像喝足了蜜似的,奶奶的脸上洋漾着桂花般甜蜜的笑容,她将竹匾、竹筛、被单、塑料纸铺在桂花树下,搬出椅子让乡邻坐在树下,静静地守候。

微风起时,纷纷扬扬飘起了桂花雨,树下铺上了一层薄薄的黄地毯。我轻轻捧起一簇小黄花,凑近鼻尖吸上一口,一股深幽的清香迅速传遍全身,整个人似乎被醉倒了似的。奶奶俯下身,小心翼翼地归拢落下的桂花,念叨着:“多好的桂花,可以做桂花糕了。”

奶奶将归拢的桂花倒入竹筛中,轻轻地用清水过上两遍,洗去杂质,然后将洗净的桂花用纱布包裹起来,双手挤压,挤脱水分后,摊在竹匾中晾干,再将晾干后的桂花装入玻璃瓶中。等到那个装干桂花的玻璃瓶差不多快满了,我便缠着奶奶赶紧做桂花糕。

桂花糕是家乡人餐桌上很常见的秋令糕点,几乎家家户户都要蒸桂花糕。桂音同“贵”,糕音同“高”,蒸寓意“蒸蒸日上”,在那个年代,村上再清贫的人家也要蒸上一笼桂花糕,一则图个富贵高升、蒸蒸日上的吉利,二则让全家过下嘴瘾、享个口福。奶奶每年都要蒸上几笼桂花糕,让全家尝新。小小的一块桂花糕,饱含了无数的慈爱和美好的心愿。

新收割的糯稻谷,终于上场了。奶奶将新脱谷的糯米、籼米适量混合后,拿到加工场碾成米粉。兑水调成糊状后,不停地揉捏糯米团,时不时地洒入些干的糯米粉,用力地来回揉捏,又从玻璃瓶中倒入一些干桂花,金色的“米粒”在雪白的糯米团间腾挪翻滚,煞是好看。

桂花糕做起来并不难,就是有点麻烦,比较耗时,需要一定的耐心。奶奶把慈爱与心愿揉进糯米团,不一会儿就做成桂花糕生坯团。奶奶笑呵呵地说,做桂花糕下的功夫越大,蒸出的糕才越好吃。

做好的桂花糕生坯团放入蒸笼中,底层铺上了一层薄薄的干桂花。开蒸了,不一会儿,蒸汽萦绕中,那股桂花的芳香便弥漫了满屋。大约蒸了个把小时,桂花糕团终于蒸熟了。奶奶又在刚蒸熟的桂花糕团上洒了一层干桂花,这道糕点美食终于可以起锅了。

“桂花糕,吃哉——”奶奶轻轻地呼唤。刚出蒸笼的桂花糕团,晶莹透明,色白如玉,稍待冷却,便将桂花糕团切成长条状,就大功告成了。我一直等候在旁,馋得直咽口水。雪白的糯米糕,有了桂花的点缀,大大提升了“颜值”,小米粒大小的干桂花隐约散落其间,就像国画大师用黄色的颜料在洁白的宣纸上点染了一笔。

奶奶用鞋底线在糕团上“割”了一小块,让我解馋尝鲜。我顾不上烫,拿起一块,塞进嘴里,咬上一口,糯米的清香夹着桂花的幽香,从唇齿间漫溢开来,糯糯的、软软的、甜甜的,满嘴都是桂花香。奶奶在旁边切糕,笑呵呵地说:“心急吃不得热糕点,不要急,小心烫。”

尽管奶奶做的是寻常土法糕点,不像店家用模子灌注的糕点那样有模有样,但奶奶像有什么秘诀似的,做出的桂花糕,香甜软糯,口感细腻,其他人都做不出这种口感。

桂花糕蒸了几笼,除给左邻右舍“端一碗”外,一时半时吃不了。奶奶就将切成长条状的桂花糕,浸在清水中,隔几天换一次水,这样糕团就不会开裂、变味、变质,可以吃上好长一段时间。此后,开饭前,全家都要先吃一块桂花糕,让桂花的芳香溢满口腔,这样吃啥香啥,别有一番美妙的滋味融化在舌尖上。

奶奶做的桂花糕,带着老家浓浓的乡情,带着儿时淡淡的乡愁,散发出来的不仅仅是一种缠绵悠远的香甜,还有饱含亲情和美好心愿的慈爱。如今桂花树仍在,而奶奶已不在了。每当桂花飘香的时节,我都会回到老家,徘徊在桂花树下,那种香甜、那份慈爱,不经意地袭来,在心中暗暗荡漾。

中共阿坝州委机关报 阿坝日报社出版
总编辑:何君 副总编辑:刘树刚 华文军 克波 杨刚
阿坝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  蜀ICP备05005001号  违法和不良信息、虚假新闻举报:0837-2828785

2020-10-16 5 5 阿坝日报 c125247.html 1 桂花糕 尝一口乡愁的味道 /enpproperty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