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字报刊 : 阿坝日报汉文版 | 阿坝日报藏文版 | 四川民族教育报 | 往期数字报 |
第02版:阿坝日报

年 味

■王娟

今年的立春紧挨着小年,到了小年就该过年了。年味终于来了。

九寨大道两旁,挂上了一串串红红的大灯笼,在青翠的松树间格外醒目。中街两边的人行道上摆满了售卖春联、门神、福字......的摊位,还有各种花式的灯笼、中国结挂得满满当当。再有就是成堆的水果、糖果,成件的礼品酒、饮料等着人们选购。在疫情的重压下,终于有过年的感觉。

勤快的家庭主妇开始了“打扬尘”。将屋子里里外外都彻底打扫一遍。擦窗户,洗窗帘,丢杂物,连藏在角落的“蜘蛛网”都没躲过清扫。再买来一束散发着浓郁香气的白合花插上,将采购的各类糖果、干果、水果盛满果盘,等着来串门的小朋友一饱口福。想着小朋友嘴里塞满好吃的,小手抓得满满的,小脸笑得比百合开得还灿烂,一天的劳累也随着满屋的花香而散去。

华灯初上,家里的老人开始忙活了。不论是宽敞的还是小巧的厨房,灶头都是擦得亮晃晃的。还保留着土灶的大厨房里,“灶王爷”的神像在灶头的墙上,贴得端端正正。没有土灶的楼房里,老人也会在厨台上挪出一块地方,恭恭敬敬地摆上祭灶用的糕饼,那可是一大早起来就砸核桃发面,精心制作的,酥脆可口,就等着给灶王爷贡上,当然,新鲜水果总是有两盘的,还有两杯清茶,再点上腊,燃上香,拱手就拜,嘴里说着心愿:请灶王爷上天为自家多美言,求得来年家里顺顺当当。

小孩子们觉得好奇,总蹿进蹿出,便被老人抓过来在灶王爷神像前磕起头来,于是小孩子心中就记住了“灶王爷”。这也是年俗的传承。

记得小时侯,我还是外婆的小“跟屁虫”。小年那天就知道外婆会做好吃,于是不肯出去找小朋友玩,总是拽着外婆的衣角跟进跟出。外婆总是知道小孩子的心思,等做糕饼的核桃馅儿一做好就先给小嘴里塞一口,又从藏好的口袋里抓几颗糖放在小小的手里面,于是尝到甜头的小朋友,才心满意足地去看院子里的鸡和鹅了。

等晚上祭灶时,却是外爷在唱主角。在小孩的眼里,外爷那时可是很神气的,摆贡品、点腊、燃香、念念有词,一招一式之间都被神密的感觉包围,外爷可是能与神仙说得上话的人,这是多么牛呀。

另一场敬神的仪式是在大年三十,那场仪式比祭灶的仪式更为隆重。外爷依然是主角,洗净双手,恭敬地在厅房的神位前上香点灯,神柜上早就献满了供品,磕头祈福,一是“接神”,二是敬祖先。再后来,就是大舅接替了外爷,成了敬神敬祖先的主角。国人就是这样一辈传一辈,将传统文化和传统习俗传承了下来,始终祈盼着国泰民安,家宅安宁。

今年的祭灶是母亲专程来家里主持的,还准备了全套的糕饼、香蜡,糕饼是她亲手做的,还做了甜咸两种味道。母亲说厨房安宁了就一家顺当了,她的愿望就是让儿女们来年都平平安安。

看着厨房里跳动的烛火透着温暖的光芒,映照着阳台上才挂上去的红灯笼分外喜庆。那光芒里有浓浓的年味,更有中国人解不开的亲情。

中共阿坝州委机关报 阿坝日报社出版
总编辑:何君 副总编辑:刘树刚 华文军 克波 杨刚
阿坝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  蜀ICP备05005001号  违法和不良信息、虚假新闻举报:0837-2828785

2021-02-12 5 5 阿坝日报 c136229.html 1 年 味 /enpproperty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