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字报刊 : 阿坝日报汉文版 | 阿坝日报藏文版 | 四川民族教育报 | 往期数字报 |
第02版:阿坝日报

日历牌 旧情深

■王立坤

日历牌是可以触摸时光肌理的存在:“看看有节,摸摸无节。两边冰冷,中间火热。”这个关于日历牌的谜语,让人念念不忘,难忘那些镌刻在日历牌上的岁月痕迹,难忘那些藏在岁月里的旧情深。

小时候,每到年底,妈妈就会去大集上买点东西,必不可少的就是日历牌,也叫阳历牌。日历牌一般都是喜庆的红色封皮,上面有“连年有余”“吉庆有余”之类的吉利话,还有个大胖小子抱着鲤鱼,很有过年的感觉。

那时候农村可以读的书很少,日历牌就是不错的读物,满足了我对知识的渴望。日历牌上有节气谚语、有古典的诗词句子:“松竹梅岁寒三友,桃李杏春暖一家”“何方可化身千亿,一树梅花一放翁”。我还会找个本子,一笔一画地把这些句子抄下来,在心里面背诵,觉得很满足。这些带着古典精髓的诗句,滋润了年少求学的时光。更直接效果的是,日历牌上还有很杂的知识,看过之后,可以跟同学们吹牛、侃大山,夸夸其谈中,在同学们羡慕的眼光里,滋润了小小的虚荣。

我爸喜欢在日历牌上记点东西。我家的日历牌不撕,是用小夹子一天夹一张,挂在墙上的。农村谁家有个红白喜事,都会提前通知一声,基本上全村都去凑热闹。我爸就会在日历牌上用铅笔标注上,哪天哪天谁家大小子结婚,还有借了谁家的什么东西,或者谁家来我家这儿借了点什么东西之类,记得清清楚楚。我爸有着老一辈人的那种智慧。

我爸还喜欢翻翻日历牌,看看什么时候适合种地开犁,铲地收割。看看节气,用最古老的智慧耕耘那片黑土地。节气很规律,铁面无私。从这些我也明白了,一步落下,十步难撵。日历牌上记的是满满的乡情,日历牌上印的是暖暖的岁月。日出日落,炊烟袅袅,在平平淡淡中,日子就这么过去了,我也慢慢长大了。

上了初中,跟日历牌更多接触。那时候,语文老师极其喜欢我们写日记,更要命的是,写完日记还要上交,她还要批阅。暑假里,我憋着劲儿,使劲玩儿了一个假期,眼看要开学了,我的日记一个字没写。没办法了,拿下日历牌,从假期开始那天,抄完日期、星期几,然后开始回想,日记倒也写的顺顺当当。那种慌乱的心情,那种奋笔疾书的快乐,现在想起来,还会在嘴角挂着微笑,觉得自己那时候有些傻得可爱。

在日历牌翻过的过程中,时光老去,好在岁月安稳。从那些留在日历牌上的岁月痕迹里,可以感受成长的温度,感知四季的脚步。

日历牌,旧情深!

中共阿坝州委机关报 阿坝日报社出版
总编辑:何君 副总编辑:刘树刚 华文军 克波 杨刚
阿坝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  蜀ICP备05005001号  违法和不良信息、虚假新闻举报:0837-2828785

2021-02-12 5 5 阿坝日报 c136233.html 1 日历牌 旧情深 /enpproperty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