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字报刊 : 阿坝日报汉文版 | 阿坝日报藏文版 | 四川民族教育报 | 往期数字报 |
第06版:阿坝日报

粽子香 艾叶香

■熊荟蓉

粽子香,香厨房;艾叶香,香满堂;桃枝插在大门上,出门一望麦儿黄;这儿端阳,那儿端阳,处处端阳处处祥。

小时候,每当村头村尾响起这首歌谣,家家户户都萦绕着粽子和艾叶的清香。时节到了端午,雨水丰沛、草木葳蕤,凡尘俗世都有了诗情画意。

红砖墙、木格窗、青瓦房,屋顶上长满狗尾草和黄蒿,看上去像一个小小的草原。麻雀或斑鸠在草丛间自在地散步,肆意地歌唱……

房前栀子撑着小花伞,屋后柳树张罗大阴凉。艾草飘香的时节,小家碧玉的荷叶走出了水帘宫,鼓眼睛的青蛙也敞开了亮嗓门。平平仄仄的菜园里,白胖胖的黄瓜、红嘟嘟的番茄、绿油油的辣椒憋足劲儿赛着长,一天一个样儿。

站在门前的台坡上放眼望去,麦穗垂头,道路通天。戴草帽的父亲,牵着一头大水牛,走在崎岖不平的阡陌上。调皮的风摘下他的草帽,让他看到比平原更广阔的蓝色天幕。款着篾篓的母亲紧随其后,不时弯腰拾起几段饱满的麦穗。

粽叶的香气顺着烟囱袅袅而出,家家的屋檐下都多出了几束菖蒲。泥土和蒿草的气息盘旋而上,棉梗燃出的火焰噼噼啪啪,黑黢黢的锅盖下冒出的水泡咕隆咕隆。守着一碟白糖的孩子们眨巴着眼睛,按捺住扑哧扑哧的心跳。只等母亲一声令下,雪白如玉的四角粽就会蘸着白糖和红枣的甜香,热乎乎地溜进那一副副辘辘的饥肠里。

若是听到门外有人喊:“亲家母在家么?”我们就知道是堂姐的准婆婆来了,便会一哄地跑出去。果然见到穿着对襟褂子的婶娘挑着箩筐来送节礼了。婶娘心细,不仅备足了几家的大肉、粽子、咸鸭蛋和鹅毛扇,还送给我们小孩每人一对百索子。百索子,又名长命缕,由五色丝线做成。五月五以五色丝线系臂,可以辟邪,是流行的节俗。

端午节早上,我们吃了粽子,喝了米酒,每个手腕上拴一根百索子,揣着两个咸鸭蛋来到小学校。一边唱着“粽子香,香厨房;艾叶香,香满堂”的民谣,一边跟同学们玩“斗蛋”。课桌上、地板上到处都是蛋壳子,满教室都是浓郁的咸蛋香味。

一晃,好多年过去了,父母相继离开了我们,端午节的味道越来越淡,但童年的这些记忆依然鲜活如昨。住在城市的灯火和霓虹深处,我依然执着地擎着乡下萤火虫的灯盏,乘着艾草粽叶和荷塘月色返乡。

中共阿坝州委机关报 阿坝日报社出版
总编辑:何君 副总编辑:刘树刚 华文军 克波 杨刚
阿坝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  蜀ICP备05005001号  违法和不良信息、虚假新闻举报:0837-2828785

2021-06-11 5 5 阿坝日报 c147099.html 1 粽子香 艾叶香 /enpproperty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