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字报刊 : 阿坝日报汉文版 | 阿坝日报藏文版 | 四川民族教育报 | 往期数字报 |
第06版:阿坝日报

忽然夏天

■张玉明

忽然一词,表面上说夏天来得突然,言外之意,是怨春天太短暂。其实,这是一种错觉。翻开日历,每年2月4号左右立春,5月4日前后立夏,前后整三个月。

每年的立春,在大寒之后。没办法,春天只好挨着冬天而坐。冬天是个大冰球,寒气逼人,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。要想焐化这个大冰球,也绝非一日之功。整个二月都是天寒地冻,冷风刺骨。三月也是忽阴忽晴,乍暖还寒。四月快尽时,天气才真正暖和起来,冬天的影响总算全部消除。只是抬头一看,已到了暮春时节。丰子恺老先生说过,春天是徒有其名,只是精神上的慰籍,一年中最愉快的光景,是从暮春开始的。

立春后,气温一直在努力攀升。有气象资料可查证,整个春天的温度曲线,都是上扬走高的。说到底,春天再不济,也会比冬天暖和些。只是远没达到舒适的程度。加上我们整日关闭门窗,封闭阳台,敞开空调,偶尔出门,也是裹着厚厚的羽绒服,或坐在温暖的车厢里,根本觉察不到春天微微回暖的脉动和气息。

藏身泥土之中的虫子,比我们敏感、警觉。惊蜇,就是蜇伏的虫子被春雷惊醒。草木更早探得春天的消息。每年从夏至这天起,太阳就离开我们,一路向南方奔去。一直走到地球的最南端,直射地球的南回归线。这天的北半球,白天最短,夜晚最长,节气上称作冬至。冬至是冬天的尽头之意。冬至过后,太阳就开始向北回归。白天一天天长起来,每天的太阳都早升几分钟,晚落几分钟,我们人类不在意,而草木记在心中,知道春天已在回来的路上,开始做准备了。中国古代曾把冬至这天确定为一年的开始,每到立春,草木们就争先恐后地开枝散叶、开花孕果,没有片刻迟缓和耽搁。

去年以来,身体一直欠佳,医生嘱我,多到户外走动。小区的河对岸,是个城中村,有一条新筑的柏油路,从村中蜿蜒穿过。明亮的路灯,宽敞的路面,却很少行人。每天晚饭后,我都去那里散步。早春的夜晚,我裹着大衣,围着围巾,依旧寒意袭人。但我在贴着大红对联的农家门前,还是看到了最先盛开的一树桃花。在农家的菜地里,看到了开出的一大片油菜花,看到了河边疏朗清瘦的柳树,渐渐成烟,成帷,成荫。还听到了路边草丛里的虫鸣声,水渠里池塘边的蛙鸣声,竹林深处的猫叫声。每个夜晚都让我兴奋,原来春天早就来了,只是没来敲我们的门,向我们报到。它们集聚在田间、地头、枝头、水边,与虫蛙叙旧,与草木缠绵,嬉戏打闹,又唱又跳,昼夜狂欢。而我们却闷在家里,蒙在鼓里,浑然不知,不是春天变短,而是被我们无端地错过了。

拨雪寻春,烧灯续昼。这是北宋词人毛滂《踏莎行·元夕》中的句子。词人迫不及待地在雪地里寻找,不辞辛苦地在夜晚挑灯寻找,生怕积雪遮盖了春,生怕夜色掩藏了春,生怕春来不知,怠慢了春。与古人相比,我们被动了许多,慵懒了许多,迟钝了许多,也傲慢了许多。也难怪春来匆匆,不知不觉,倏忽之间,夏天就已经来了。

中共阿坝州委机关报 阿坝日报社出版
总编辑:何君 副总编辑:刘树刚 华文军 克波 杨刚
阿坝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  蜀ICP备05005001号  违法和不良信息、虚假新闻举报:0837-2828785

2021-06-11 5 5 阿坝日报 c147103.html 1 忽然夏天 /enpproperty-->